存股

談談投資心法

撰文者:奇斯.艾許華斯-羅德、譯文者:柳定亞 更新時間:2017-11-27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英國科學家艾薩克.牛頓爵士(Sir Isaac Newton)

人生經歷往往好壞參半,但對你如何看待投資,卻會產生深刻、久遠的影響。如果你是在網路熱潮幾近攀頂,或是1987年股市崩盤將近之際開始投資的,從此你多半會覺得,下一場災難總是近在眼前。這時的你已經被制約,成為天生的悲觀主義者了。


相反地,假使你在網路熱潮中買賣科技股致富,還能設法不被泡沫破裂殃及,就較可能會成為天生的樂觀主義者,我也不例外。1982年到2000年這段長期牛市,我闖入股海投資,而且樂此不疲。以下列舉一些對我產生影響的生活經歷,當作本書的暖身準備。

滾石不生苔
1956年,我出生在一個平凡無奇的勞工階級家庭,目睹爸媽卯足全力,想盡可能讓我的人生在一開始就贏在起跑點。我的祖父曾在約翰布萊特集團(John Bright Group)位於北方的城市羅奇代爾(Rochdale)的棉花廠工作,並與祖母住在向廠方租賃的小屋中。爸爸省吃儉用,幫祖父買下了這處地產,而在1964年祖父過世後,我們順勢繼承了房屋。

接下來的6年,我們搬了4次家,每次都努力「賣小房,換大房」。即使當時我年紀還小,卻也明顯感受到,每次搬家都像是打掉重練,代價苦不堪言。我一心渴望安定。

1970年,爸媽賣掉最後一間房子,把收益投入街角的雜貨店,然後將店面出租。這個時機點不能說是更差的了,可怕的通貨膨脹虎視眈眈,推升房價一飛沖天,老爸、老媽卻散盡家財,買下一門沒多久後就要被英國最大連鎖超市特易購(Tesco)一手摧毀的生意。4年之後,雜貨店被迫關門大吉,幾無殘值可言,兩位近60歲的老人家得重新來過。事實上,他們從此一蹶不振。

對我來說,這是相當有益的教訓。爸媽有超過30年的時間,都住在同一間屋裡,並不只是巧合;同樣地,當我說相信自己安於買進並長抱的投資策略,其實源於爸媽慘不忍睹的經歷,你應該也不會感到意外。

把握時機
我很慶幸自己有天生的學習能力,我在學校的學業成績及體育表現都很傑出。更好的是,我還夠聰明,知道力爭上游的機會在哪裡。1978年,我大學畢業,一把抓住人生大好機會,正面迎擊經濟衰退及蠢蠢欲動的「憤懣之冬」(Winter Discontent,編按:指約從1978年12月到1979年2月這段期間,英國爆發基層勞工不滿加薪幅度不可高於5%的罷工潮)。

求職難如登天:130名應徵者搶奪一份職缺。求才企業是1977年成立的英國航太公司(British Aerospace),要找人設計反坦克導彈的控制系統。我的兒女都覺得這份工作超酷,我卻討厭到極點。我在到職之後9個月裡四處找出路。有一天,我看到倫敦帝國學院管理科學研究所張貼的廣告,於是伸手抓住人生第二次機會:申請入學、參加考試,然後獲准進修。帝國學院是改變人生的關鍵分水嶺,我一頭栽入經濟、會計和金融領域。過去這麼多年來,我竟然從來沒接觸過它們!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