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基金

市場修正風險下,可抗波動及提供合理報酬

短年期美高收收益率上看5%

撰文者:鄭杰 更新時間:2020-02-01 瀏覽數:2,064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美國在1月3日無預警以無人機空襲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im Soleimani),隨後伊朗即展開報復性導彈攻擊,使中東緊張情勢全面升高,全球金融市場也為之震盪。

雖然之後美伊各自克制,使中東情勢暫時緩和下來,金融市場也恢復穩定,但類似地緣政治風險事件恐將持續干擾市場,例如中美貿易協議第2階段談判、美國總統大選進程等都將牽動市場神經,學會應付波動將是投資人重要課題。


若你擔心市場修正波動風險,但又覺得持有現金利息太低不划算,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策略或許會是不錯的選擇,既可降低整體資產波動度,又可提供約4%~5%的收益率。

一直以來,當市場面臨風險時,固定配息的債券多被視為相對安全的資產選擇,因此一旦股市面臨修正,常見市場資金大量湧入債市。然而,在長期低利的環境下,資金持續進駐債市,現在投資傳統核心債券雖要承擔比過去更長的存續風險,但是殖利率卻更低。

安聯美元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紀迪文(Steven Gish)接受《Smart智富》月刊記者獨家專訪時指出,與20年、10年前相比,投資者現在面臨的挑戰是極低的利率,甚至是負利率的環境,「這樣的環境對金錢的時間價值造成了極大的扭曲。」紀迪文強調。

舉例來說,20年前投資全球綜合債券或是美國綜合債券平均存續期皆為5.4年,平均殖利率分別為5.4%與6.8%,但到了2019年第3季,投資全球綜合債券與美國綜合債券平均僅能換來1.3%、2.3%的殖利率,卻要承擔長達7.3年和6.1年的存續期(詳見圖1)。


「就長期來看,整體債市有很大的風險。以全球債來看,存續期為7.3年,但只要聯準會有不利舉動,就會造成嚴重的傷害,畢竟殖利率僅為1.3%,根本無法提供足夠緩衝保護效果」紀迪文分析。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