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股

第4章

事業起步

撰文者:羅傑.羅溫斯坦、譯文者:蘇鵬元、吳慧珍、顏嘉南 更新時間:2017-11-07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新房子是1920年代的建築,有著灰色外牆,搭配棕色裝飾,是郊區中上階層的典型住家,前面是一條繁忙的街道,但有植物遮掩,在寫給傑瑞.奧蘭斯的信中,巴菲特覺得這房子不值得一提,「這裡沒有什麼新鮮事,不過我要告訴你我買了1間房子……」但是吸引他注意的是買房費用。「這棟誇張的大房子」他提到,「屋裡有很多房間」,但他沒有花「太貴的價格」,不過這種說法對奧蘭斯來說是沒有必要的。這棟房子花了3萬1,500美元。

巴菲特在主臥室的休息區工作,蘇珊在那裡貼上綠色壁紙裝飾。第3個兒子彼得在那年出生,但巴菲特全神貫注在股票和債券上。他隨時都在工作,而且珍惜每分每秒。他說在腳還沒下床踏上地板以前,他就已經在想該怎麼賺錢了。


在巴菲特搬家不久,巴菲特在葛拉漢紐曼公司的同事湯姆.納普飛到奧馬哈,而且他們還開車去威斯康辛州的畢洛伊特(Beloit)聽葛拉漢的演講。在路上,納普碰巧提到美國郵局打算不再讓四美分的藍鷹郵票(Blue Eagle stamp)繼續在市面上流通,巴菲特很有興趣,這是賺些美元的好機會。在回家的路上,他和納普在每個郵局都停了下來,「投資」很快就要變稀有的藍鷹郵票。最後他們買了價值1萬2,000美元的郵票,唉,這些郵票最後都注定進了納普的郵件收發室④。

編按:事後這些郵票並沒有如願成為稀有收藏,甚至乏人問津。1982年,巴菲特終於找到買家,以低於票面價10%的價格轉手;而納普則是將郵票用於寄送郵件。

巴菲特在股票投資上做得更好,他的合夥事業在1958年的績效是41%,比道瓊工業指數39%的漲幅高出一些,到了第3年年底,原來合夥事業的資金已經加倍。

他也在招募新的投資人,他與一些朋友簽約,像是來自哥倫比亞的佛雷.史丹貝克、唐納.丹利、傑瑞.奧蘭斯。他去找鄰居和之前的學生,與之前上過投資課程的產科醫師利蘭.奧爾森簽約,當奧爾森想要他的母親也簽約時,巴菲特冒著暴風雪,開著他的淡藍色福斯汽車Volkswagen Beetle,以良好的模樣到來,就好像他剛從福斯汽車的廣告中走出來。但是巴菲特拒絕對新投資人卑躬屈膝或修改規則。

隨著事業加速進展,奧馬哈一家保險公司老闆、也是愛麗絲姑姑的朋友傑克.林華德(Jack Ringwalt)打電話給巴菲特,雖然沒見過面,但他打算拿出1萬美元給這個小孩「隨便玩玩」。

巴菲特回覆說,他指望林華德這樣的大人物可以拿出5萬美元,林華德認為這是不知好歹的回答,但重申會拿出1萬美元。

但巴菲特最後還是拒絕。

在奧馬哈,巴菲特的快速崛起與不尋常的魅力,引起大家側目。巴菲特的一個投資人回憶,在奧馬哈黑石大飯店(Blackstone Hotel)的一場午宴上,「每個人都在談論巴菲特,奧馬哈的一位名人鮑伯.史托斯(Bob Storz)在那裡說這個年輕人遲早會破產,這只是一個新的創業構想,不到1年就會把錢虧光。」

但是與巴菲特碰過面的人對他的印象則完全不同。印象深刻的地方與其說是他的投資績效,還不如說是他從容的自信態度。有次他與鄰居開會,大家熱烈討論一個都市計畫,有條新道路要改通法納姆街。巴菲特站了起來,平靜地建議大家忘了這件事,的確就是這樣,大家了解到他是對的,所以都回家了⑤。巴菲特對他的投資人也會喚起相同的反應,他們感覺巴菲特會看到他們所錯失的簡單真理。

負責召集這個會議的喬治.佩恩(George Payne)馬上去拜訪巴菲特,並簽約成為合夥人。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