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股

第4章

事業起步

撰文者:羅傑.羅溫斯坦、譯文者:蘇鵬元、吳慧珍、顏嘉南 更新時間:2017-11-07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在這段時間,巴菲特並沒有對他的投資人提到桑伯恩公司,雖然他已經表明他將35%的資產全都投資在單一股票上。他和其他有不同意見的股東繼續向公司施壓。1960年,桑伯恩公司讓步,同意用投資組合來收購股東的股權。巴菲特大約賺了50%的獲利。隨著交易公開,他寫信給合夥人說,桑伯恩這個例子「再次強調,有必要將投資組合操作保密,以及以短期來衡量我們的績效並沒有效……」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信服這點,在桑伯恩事件期間,一個紐約的金融作家約翰.特雷恩(John Train)與巴菲特碰面,打算簽約,當特雷恩得知巴菲特不會向他揭露投資組合時,他決定不投資。


巴菲特也與唐納.基奧(Donald Keough)接觸,他是巴菲特的鄰居,兩家的孩子常常玩在一起。「唐納,你有一群好孩子,」巴菲特說:「你有想過未來如何供孩子念大學嗎?」

基奧是一家咖啡批發商的副理,跟巴菲特一樣前途似錦,但是他覺得很奇怪,他的鄰居整天都在家裡,穿著運動鞋和T恤在工作,所以基奧也拒絕他。

憑直覺就拿錢給巴菲特投資的人,有部分是因為感受到巴菲特有如瑞典國寶級女星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般孤獨的魅力,當巴菲特堅持對投資組合保密時,並不只是要避免消息走漏,也要避免被其他人干擾,而且維持盡善盡美的獨立性。他不要受業餘的內線消息提供人或只會事後諸葛的人影響,對一檔有價值的投資標的,巴菲特必須先說服自己值得投資,如果他認為值得投資,又何必採納其他人的意見?他原本就不信任提供建議的人和金融預言家。如果是以輿論來決定是否投資一檔股票,當輿論改變了,那怎麼辦?他相信自己的分析沒那麼不禁考驗。

而巴菲特只要從外界得到一個東西,那就是資金。

1960年,巴菲特只有30歲,還很害羞,他碰到一個很熱心的合夥人,一個叫做威廉.安格(William Angle)的心臟科醫師。安格醫師為巴菲特做了一個火車模型,放在他的閣樓上,而且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巴菲特問我是否有興趣找到10個醫師,每個人投資1萬美元。」安格回憶:「所以我在克拉克森醫院(Clarkson Hospital)召集一群人到道奇街(Dodge Street)49號的餐廳。」

巴菲特這時還沒有公開以基金經理人現身過,但這時在山頂屋餐廳(The Hilltop House),他展現出從卡內基學到、並在夜間課程上精進的演講技巧。在夏天的夜空下,他暢所欲言地從葛拉漢講到莎士比亞,穿插一些自我解嘲的話,講了不到1個小時。

隔天,在克拉克森咖啡館,談的話題一樣。一個產科醫師說:「我們不要拿錢給那個年輕的男人投資,他可能會離開這個國家。」上過巴菲特投資課程的亞瑟.葛林(Arthur Green)表示他不會投資,因為巴菲特諷刺他持有的AT&T股票是「老婦人才會玩的股票」。「我很笨。」葛林事後這樣說。但是有11個醫師決定給巴菲特一個機會。至少在奧馬哈,巴菲特的事業已經邁進一大步。

隔年,巴菲特把100萬美元下注在一家公司,這是他到目前最大的一筆投資,如果醫師們知道應該會倒抽一口氣。登普斯特機械製造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在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南方90英里遠的貝特里斯(Beatrice),是個有80年歷史的風車和農具製造公司。風車事業完全不像全錄公司(Xerox)那樣前景看好,這使得登普斯特面對著銷量停滯與獲利不佳的困境。巴菲特在幾年前曾經小買這檔股票,這是一檔便宜、典型葛拉漢標準的股票。1961年,他搶購70%的股票,取得控制權,總共投入5分之1的合夥資產。巴菲特指派自己為董事長,這個舉動(對一個基金經理人來說很不尋常)預示他的野心並不只有當個投資人那麼簡單。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