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成長故事

基金獎二連霸贏家傅道格:

美國經濟繼續強 工業、金融股領漲

整理者:賀先蕙、採訪者:賀先蕙 更新時間:2018-04-01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談風險》不只關注下檔風險,更要留意市場太保守的風險
問:那麼今年市場最大投資風險為何?

余:剛剛已經談了一些,市場會非常關注新出爐的通膨數據,不論是消費者物價指數或是生產者物價指數。接下來,我們可能就會見識到市場對此議題過度反應。當然,還有地緣政治風險,包括美國對中國、韓國的關係,以及英國脫歐可能產生的影響。

我想我們這個團隊最關注的就是獲利、獲利、獲利!當2017年結束時,標準普爾500公司每股獲利大約是133美元。現在,按照市場上已經公布的數據,每股盈餘是158美元,這代表有18%的成長,高於原本市場預期的145美元。如果看2019年,市場預期是獲利再成長10%。不過,我們擔心的是,市場會不會太保守(指市場過度擔心通膨、利率等問題而忽略股市的上漲潛力、投資過低)?我們面對的是上行風險(risk to the upside)。在2017年初,我們談的正是這種風險,結果事實真的發生了。所以當我們談論風險時,不是只關心下檔風險(downside risk),還有(預測)太保守的風險。隨著時間演進,我們會看到更多數據出爐,也許會往更正面的方向走。



清晨4點商討市場行情,長達11年致力賺取穩定配息
走訪聖地牙哥的安聯收益成長團隊辦公室,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團隊成員幾乎清晨4點即到齊,討論當天的市場與行情,而這也創造了這檔基金長年令台灣投資人熱議的8.5%高配息。在採訪中,安聯收益成長基金經理人傅道格強調,這檔基金的美國版本設立於2007年。而過去11年來,不論美國版本或盧森堡註冊的版本,該團隊致力於賺取穩定配息,「整體來說,我們每個月、每季,都繳出該有的配息」。

那萬一當月沒有賺到足夠配息怎麼辦?針對這一點,傅道格則回應,「那我們就必須用前一個月所賺的來彌補(carry over)。這就是2月發生的狀況。如果從法令遵循的角度來看,未來我們的配息率是怎麼樣?我們會降低配息率嗎?答案是,我們的確降低過配息率,但在我們產品的歷史中,我們也證明我們非常致力於賺取這樣的配息。」傅道格強調。(文◎賀先蕙)


經歷:1994年加入安聯,管理高收益債券基金、1998年開始管理可轉債策略
現職:安聯收益成長團隊投資長、安聯收益成長基金經理人

經歷:Bain資本CDS帳戶管理經理、2007年加入團隊

經歷:Priority One財務/自由基金會理財顧問、1995年加入團隊

經歷:美國環球影城、2000年加入加入團隊

經歷:荷寶資產管理機構固定收益銷售副總裁、1995年加入團隊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