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退休去

子女相繼成家,面臨人生「空巢期」

規畫晚年生活 廖輝英:不要成為子女負擔

撰文者:傅瑋瓊 更新時間:2019-11-01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關鍵字:

廖輝英 油麻菜籽 炮仔聲

筆耕逾30年,累積作品達80部的廖輝英,近來最受熱議的不是她的作品,而是當她的一雙子女在決定結婚時,她竟然各送了500萬元作為子女成家的購屋資金。


當去年在女兒的婚禮上,廖輝英看著舞台上,穿著新娘白紗禮服的女兒和新郎一唱一彈台語歌曲〈炮仔聲〉,唱出待嫁女兒惜別父母悲喜交加的心情。隨著音樂流轉迴盪,淚水悄悄滑過廖輝英的臉頰,久久無法自已。

因為想到40年前,廖輝英的母親因與她八字相沖,竟不能在大囍之日拜別,這傷心的往事寫成了《油麻菜籽》小說的結尾。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又是長女,廖輝英6歲就被母親訓練做家事、照顧弟妹,人生際遇宛如菜籽命,但她卻不輕易向命運低頭。

事業巔峰》
文學創作獲獎無數
更成為主持人、演說家

所以,廖輝英從小拼功課,一路在北一女中、國立台灣大學等最高學府就讀。大學畢業後,一度在國華廣告擔任文案,1980年之後,以《不歸路》等作品活躍於文壇,也算是斜槓先行者了。

廖輝英在職場衝刺10多年後,以當時被視為高齡的34歲懷孕,由於孕程頗多波折,在第3度安胎出院後,決定辭職休養。但她停工不停筆,以涵養深厚的文學基底,用16天就寫出她真實的、血淚交織的成長苦澀人生——《油麻菜籽》,在1983年奪下第5屆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獎首獎,大受矚目。在《不歸路》、《油麻菜籽》等獲獎作品中,廖輝英寫出現代社會變遷下的女性處境,重塑現代女性的生存價值,「文學其實是在替人生找出路。」廖輝英說。

廖輝英本是職場上的拚命三娘,沒想到初為人母後,生命轉了大彎,在文學創作上,找到自己的人生出路,並成為日後40年盡心投入的志業,很接時代地氣地不斷轉型,從暢銷書作家、兩性專家,成為演說家、節目主持人、談話性電視節目座上賓,在每一個角色上都能展露鋒芒。

不過,在34歲因得獎一炮而紅後,廖輝英每寫出一部作品就熱銷,因而稿約不斷,全盛時期經常被逼稿、催稿,同時間大量軋稿,夜以繼日產出文字,還要分身照顧幼子,備嘗辛苦。當時她即立志,50歲要退休不再工作。

身兼數職》
照顧父母、丈夫與子女
如油麻菜籽認命、豁達

但天不從人願,自開始工作後,廖輝英就姊代母職又兼父職,一肩扛下家庭經濟重任。雖然她在小說裡寫出現代女性的心聲,但畢竟親情是割捨不斷的臍帶,本質仍保有許多傳統的觀念。也因為愛,廖輝英對家人無比慷慨,毫不計較,就像油麻菜籽般豁達、認命。

結婚後,廖輝英有了自己的家庭,又因創業投資失利,虧損數百萬元,甚至迫於經濟現實考量,放棄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博士機會,但她仍無怨無悔地打理2個家庭。

儘管數十年來,廖輝英寫了80幾本書,有10本小說拍成電視劇、3本小說拍成電影,豐碩的作品,讓她名成利就,照理說,她應早已有退休頤養天年的本錢,但為了供應2個家庭的生活經濟,讓她在古稀之年,依舊毫不鬆懈,仍孜孜矻矻地勤於創作,擔任文學獎評審、企業系列演講、校園演講、電視錄影等波奔不停。

廖輝英視父母是為人子女一生的責任,也是義務,所以她自20歲就照顧父母,時間長達45年之久,而在2013年~2014年雙親以逾90歲高齡離世之前,廖輝英的母親罹患重疾時,她不僅要支付醫療費用,還要親自照護,讓她非常能體會高齡化社會下,照顧者在經濟及身心雙重的壓力,是不可承受之重。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