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沒說的事

人生資產負債表裡,最大的資產就是愛與被愛⋯生活不易,但總有人會成為你前進的動力

撰文者:蔡詩萍 更新時間:2020-12-24 瀏覽數:4,352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關鍵字:

資產負債表 疫情 開銷

疫情持續。
被迫放無薪假的,多了。
減薪看來還算較幸運。
人在這時刻,多半變得惜福。
過去未必好,此刻卻珍惜。
在不安中,人是很卑微的。


他老是想到老爸老媽很不一樣的人生觀。
都是一無所有的相遇,除了愛情。

老爸敢娶,老媽敢嫁,兩人還敢生!
一生便生了4個小孩。每張口,從呱呱墜地起,便是開銷。
他後來常驚訝,爸媽是不會算數嗎?
一個接一個的生,還沒喘氣完,又一個張口要吃喝。
若會算計的話,肯定不會生這麼多!

他是長子,稍微懂事之後,爸媽為生計傷腦筋,幾乎是以數十年計算的。
一家6口,吃,要錢。喝,要錢。拉撒,不用嗎?水電瓦斯雜支費用,哪樣不要錢?
他自己很早獨立,知道生活不易。
有時候,不知不覺中,某些價值觀,便隨著長年生活習慣,被生根於意識裡,都不自覺。
然而,你遇到另外一個人,在一起共同生活,這些價值觀,便又不知不覺的,相互扞格,彼此張力起來。
這就是婚姻啊!
這就是生活啊!
這也就是人生啊!

老爸是始終眉頭深鎖的。
漂泊的人生,一無所有。
結婚也是東拼西湊,勉強張羅出一個在異地的新家,最終成為新故鄉。
爸總是為明日的不確定,在張惶著。

老媽剛好在另一端看人生。
山高,她覺得是運氣。山谷,她亦覺得不過就那樣嘛!
明天繳不出學費,她照樣睡。長子長大後,她常對他說,幹嘛像你爸?一晚長吁短嘆,繳不出來不睡覺也是繳不出來啊,睡起來,再說吧!

他真心感謝老爸老媽。
老爸的謹慎,讓他們始終撐過困蹇,沒有失學的隱憂。
老媽的豁達,讓他們始終記得天下沒有熬不過的長夜。

在貧窮中,人是很卑微的。他懂,他在小學國中時,常為了全身最好的服裝就是制服這件事生悶氣。
但困頓也逼迫他,默默的,讓自己對自己的期望拉高了視野。他知道,那是他走出小城,跳躍人生柵欄,唯一的機會。
多年後,他扶持著老爸佝僂身軀,緩步過街。他撫摸著老媽粗礪的掌背,輕輕摩挲。
那都是歲月啊!
那都是人生的,說也說不清楚的,一種堅毅選擇啊!

怕什麼呢?
他單身很久以後,老媽總是對他說,怕什麼呢?我們再苦還不是把你們4個小孩拉拔大!
怕什麼呢?
你生了小孩,我幫你們帶!
那時,老媽已經70幾歲了。
還是一副「奶奶理當如此」的豪邁氣魄!
怕什麼呢?

他在疫情蔓延,景氣低迷的時候,默默把帳戶,把貸款,把家用開銷,仔細整理了一遍。
他最大的資產,是妻子。她獨立,她顧家,她有享受生活不忘責任的超能力。她是他的神力女超人!
女兒是他的責任。他要讓她童年無憂,青少年無慮。老爸老媽是他的掛心。他沒有理由,讓他們感受到老邁的無助,時代動盪的不安。

他對自己還有很多的期望,要再墊高自己對生命的新想望。他還有那麼多扇窗,要打開。有那麼多條小徑,要探幽。
他怎能就那樣,在歲月的關谷前卻步,在時代擾攘的氛圍下停足呢!

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資產負債表裡,最大的資產是家人,是愛,與被愛。
他就是《薛西弗斯的神話》裡,每天推著石頭上山的巨人,明知到頂之後,石頭滾落,一切又將重來。
但,人生不會徒然。他的爸媽推過。他們夫妻也正在推。這社會上,很多人,都正在推,你也在推!
石頭是負擔,也是愛。

在不安中,人難免卑微。
但每顆卑微的心,都能為「愛與被愛」扛起最沉最重的日夜。
在一個疫情持續令人焦慮的週一早上,他如是的為自己按讚!

與世界一起散步:
小日子小堅持

作者:蔡詩萍
出版社:有鹿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03

作者簡介_蔡詩萍
我是蔡詩萍。
一個政治學的科班生。
一個文學的寫作人。
一個藝術的愛好與評論者。
一個業餘馬拉松跑者。
一個電影紀錄片的重度影迷。
一個相信自己走到最後依舊捧書閱讀而開心的老靈魂。
拿過中國文藝獎章(散文類)。
拿過廣播金鐘獎(教育文化類)。

寫過一些書,我優先推薦《三十男人手記》、《你給我天堂也給我地獄》、《蔡詩萍散文選》、《回不去了。然而有一種愛》、《我該怎麼對妳說 日常卽永恆》、《紅樓心機:我的騷動,渴望你懂》、《金瓶本色:你愛的是耽溺,還是沉淪》。

最好的人生選擇是,晚婚但還是結婚、生女了,因而有了更多對人生本質與中場以後的思索。
我應該會繼續寫下去。
你等著。

歡迎到我的個人臉書、IG上互動。


  • «
  • 1
  •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