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沒說的事

曾誤入歧途,如今重振人生

顏正國:栽培下一代年輕人的投報率最高!

撰文者:許家綸 更新時間:2019-12-01 瀏覽數:24,229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關鍵字:

顏正國 好小子 卸妝


提到顏正國,就不免想起《好小子》這系列曾在20多年前紅遍大街小巷的電影,當一般小孩在書本中鑽研時,他已經是剷奸除惡的電影名角「阿國」,《好小子》的片酬甚至可以直接買房,一片「錢」途無量。

但在現實人生中,顏正國卻活成世人眼中的反派。因為演員光環讓他在校園被霸凌,為自保只得逞凶鬥狠、加入幫派,犯案多到「參觀」過全台十多所監獄,2001年因綁架勒索案一度被判死刑,後改判15年徒刑。


在獄中,顏正國因接觸書法而慢慢改變性格,原本連注音符號都不熟稔的他,就看著辭典苦練書法,作品受到父親的肯定和鼓勵,而有求好的念頭。但後來父親過世,在4名獄卒押送下,他上著手銬、腳鐐奔喪,讓來不及盡孝的他痛定思痛,決意重振人生。

2012年出獄後,靠著賣字、開書法班授課,並四處到學校及公益團體演講,而且只收講師費,7年下來,每年平均可達20場~30場演講;同時,希望重返演藝圈的他也獲得機會,2017年他首度執導《角頭2:王者再起》,更成為票房破億元的賣座電影。這段浪子回頭、回饋社會的歷程,讓顏正國在2019年獲中華民國觀護協會頒發的「旭青獎」。

自我行銷》
學習網紅活躍社群平台
靠賣書法作品養家

現年45歲的顏正國,雖社會經驗豐富,但金錢知識如同白紙,「以前拍戲因為年紀太小,都是媽媽在管錢;出門都會有人請客照料,沒有用錢的需求,長年下來也沒有建立儲蓄的金錢觀。」顏正國說,直到2012年3月出獄後,要扛起家庭生計的他,才發現「沒有錢萬萬不能」。

「我一出獄先教書法,1個月只有幾千元收入,因為社區大學1堂課只有1,000元。」他在想辦法增加收入時,就觀察到大家都在使用社群平台,便去了解年輕人如何推銷自己,他知道自己最大優勢就是知名度,便在Facebook上發表作品,果然陸續有人來買字。

「有幾次整個月都沒有收入,就剛好有人要買作品,或是引薦我為公司行號寫字。」顏正國表示,對這些帶著鼓勵性質的買單非常感恩。而他也更努力的學習社群行銷,例如邊直播寫字、邊與網友直接交流,而原本定價1萬5,000元起跳的作品,直播時就會用公益價1萬元出售,即使當下觀看的網友沒有買字,也能當作結交朋友,種下新的機緣。

顏正國還常研究網紅生態,他發現,能持續受歡迎的網紅,都是展現原來的自己;會曇花一現的網紅,則是因為檯面上及檯面下不一樣。讓他更確認自己的定位,「我清楚自己不是高富帥,甚至連注音符號、英文都不會,但我可以做自己。」因此朋友請他送字會直接拒絕,不卑不亢地表達自己現在就是靠賣字養家。

投資自己》
陸續接拍、執導微電影
並增進影音剪輯等技能

有了賣字、演講等作為基本收入,顏正國再回到演藝圈就抱持著磨練專業工夫的心態,「我一直在嘗試各種技能,並且等待機會。」顏正國說,2015年時他還只是《角頭》的配角之一,接著陸續接拍及執導6部微電影,以累積作品和影響力,到了2018年竟升任為《角頭2:王者再起》的導演,而2019年又有新作品《卸妝》在11月問世。

顏正國謙虛承認自己還在學習,拍完《角頭2:王者再起》之後,才發現需要再學習電腦、影音剪輯等技能,不管投入時間精力後能否賺到錢,他相信都是在投資自己。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