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投資教學

市場資金持續轉往債市

違約風險加劇 高收益債宜先減碼

撰文者:朱岳中 更新時間:2021-01-01 瀏覽數:964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令全球多數人覺得痛苦、感傷的2020年終於過去,隨著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成功與施打,漸漸讓人們看到黑暗中的一線曙光。

回顧2020年的投資市場,正符合了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在大選前提出的「K型反轉」看法—所謂「K型」,意味有人愈來愈好,但有人卻愈來愈差。


就整體股票市場而言,美國與中國無異是2020年市場的2大贏家,無論從指數漲幅或基金績效,2國表現都明顯勝出;而表現最差的就屬歐洲及拉丁美洲各國。

從產業來看,受惠拜登當選,2020年表現最好的黑馬是太陽能、風能等綠能產業,其次才是多數投資人以為的科技產業;至於表現最差的產業,倒不是大受疫情打擊的觀光或航空業,而是期貨市場一度出現負油價的能源產業。

雖然部分市場表現突出,尤其有部分基金報酬率突破100%,但理智的投資人都很清楚,基本面其實並沒有好轉,疫情發展也還在未定數,美國確診與死亡人數屢創新高,當下市場已明顯出現泡沫,沒有人可以確知泡沫會不會破掉。

從2020年12月以來,有部分股市仍再創歷史新高,但市場資金已開始出現往債市避險的現象。根據彭博資訊的統計,自2020年11月底開始,流往債券型ETF(Exchange Traded Funds,指數股票型基金)的資金已明顯比流往股票型ETF多。此外,根據EPFR(Emerging Portfolio Fund Research,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研究公司)的統計,美股自11月起,資金更已開始淨流出,而流向的市場就是以有避險屬性的投資等級債為最多。

高收益債指數漲勢未停 投資人應留意3重點
弔詭的是,與股市高度正相關的高收益債ETF,資金卻還是持續湧入。

其中,彭博巴克萊美國高收益債指數、歐洲高收益債指數,自2020年第4季至12月14日止,都大漲超過5%,且在12月以後漲勢未停。上述現象隱含了投資人對債券的迷思,應留意以下3重點:

重點1》高收益債走勢與股市高度正相關
許多投資人都知道,股、債市是蹺蹺板,當股市漲多時,要往債市避險,但這並不包括高收益債,因為高收益債與股市是高度正相關。

根據筆者統計,高收益債與美股相關係數達0.7以上,而投資等級債則低於-0.4,美國政府公債更達-0.7以下。這意味一旦股市回檔,高收益債也勢必跟著下挫。

像是2000年網路泡沫化、2008年金融海嘯,乃至2020年3月全球股市暴跌,同期間的高收益債都明顯下挫。就以全球股市在2020年2月高點至3月低點來說,當時高收益債在1個月左右暴跌高達逾22%,跌幅絲毫不輸股市。

投資人若基於避險從股市轉到債市,卻是轉進到高收益債市場,可說是毫無意義,根本是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若這麼做,顯示投資人沒搞清楚高收益債的屬性。

重點2》高收益債違約率是落後指標
也有投資人會認為,高收益債沒有立即性的危機,因此先轉進高收益債。畢竟股市還沒真的出現警訊,只要股市能續漲,也可以帶動高收益債走高;就算股市真的回檔了,高收益債的跌幅應該還是會比股市小一些。這個觀點看似合理,但潛在風險卻難以預估。

據摩根大通(J.P. Morgan)的統計,截至2020年9月底,美國高收益債的違約率為5.8%(詳見圖1),雖然比25年歷史平均的2.98%高出許多,但仍遠低於先前各個機構預估的2位數違約率。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