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情報站

3因素加持 固定收益市場前景樂觀

撰文者:陳碩存 更新時間:2023-02-01 瀏覽數:18,57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成熟市場國家2022年為了應對嚴峻的通膨壓力,相繼採取急速的升息措施,導致全球金融市場的劇烈波動,全球固定收益市場更是備受壓力。進入2023年,全球金融市場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仍需等待更多數據,以進一步掌握歐美央行升息趨緩的時點、各主要經濟體經濟下行的幅度,以及通膨下行的幅度等。


進入2023年,現在可說是非常特別的時點。一方面,大家都在討論2023年成熟國家經濟體會不會進入衰退或硬著陸;所幸從近期的市場表現來看,預期市場軟著陸的可能性會更大。成熟國家經濟體已展現出韌性——美國就業市場強勁,歐洲能源危機有所緩解,各項經濟指標均出現趨穩跡象;中國的疫情變化及房地產政策方面,也都出現關鍵轉捩點。

然而,即便全球經濟可能避免硬著陸,但全球通膨還是可能維持在較高的水準。央行升息的幅度和速度會放緩,但瑞銀資產管理也預期,央行不會很快進入降息循環。

利率不斷走高對市場帶來許多壓力,但利率走高的另一面是直接帶動美國及成熟國家的固定收益票息大幅提升。而且,不僅多數固定收益商品的當前收益率遠高於過去的水準,連以前大量負收益率債券也大幅減少。如今全球負收益率債券餘額,從2020年底的峰值18兆美元,現已降至2兆美元以下。

展望2023年,隨著固定收益市場收益率「轉正」,我們概括了3個樂觀因素,重新審視全球各固定收益類別的前景:

因素1》收益率提升
可確保債券報酬增加

過去20年期間,收益率一直是債券投資組合總報酬的驅動力。從圖1可以看出,對各類債券資產來說,雖然其價格報酬呈現負數,但整體表現為正,且非常強勁,顯示出收益率對總報酬做出巨大的貢獻。

在收益率對總報酬提供重大貢獻的同時,它對總報酬的波動貢獻卻是相對很小的。圖2顯示的是收益率和價格各自在總報酬波動中的比率。可以看出,雖然收益率對總報酬的貢獻比率最大,但對整體波動的貢獻比率卻較低。

因素2》損益兩平點較高
有助緩衝市場波動

第2則是更高的損益兩平點,可以成為市場波動的「緩衝器」。這裡的損益兩平點指從總報酬角度看,也就是利率必須更大幅上升,才會使得債券投資人就算領息也還是虧錢(因為利率的上升會導致債券價格的下跌)。總體而言,債券收益率愈高,利率必須上升更大幅度,才會使債券總報酬率轉負。

從表1中可看出,短存續期的券種表現更為出眾,這是因為收益率曲線變平了,且短存續期資產對於利率的敏感性更低。2021年底,彭博全球綜合1-3年債券指數收益率只需上升38個基點,報酬就會轉為負值。而最近,該指數收益率需上升近190個基點,投資人才會虧本。因此,更高的損益兩平點,就能夠成為市場波動的「緩衝器」。

因素3》有收益需求者
無需再承擔高信用風險

在政府債券收益率較低、收益率曲線陡峭的機制下,成熟市場的投資者面臨著兩難選擇:選擇存續期更長的債券,並承受更大的利率風險,以追求更高的收益率;否則就是降低信用品質,承擔更大的信用風險。

根據統計至2021年年底,全球僅有1/4的固定收益市場提供的收益率超過2%(以美元計),但到2022年底,收益率超過2%的固定收益市場,其占比增長了2倍以上,達到83%。我們認為,這種走勢為投資者帶來了更有利於實現其投資目標的起點,並使投資者可以建立更多樣化的投資組合。

總體而言,由於聯準會和其他央行決心遏制居高不下的通膨,全球經濟中短期內依然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全球的流動性將繼續維持較緊張的狀態,從而導致資產價格的波動。然而,對長期投資者來說,隨著收益率上升,如今或許比過去更有底氣來應對債市的調整與波動。

學歷:英國埃克賽特大學金融分析暨基金管理碩士
經歷:景順投信產品策略部產品經理、瑞銀投信投資研究部產品經理
現職:瑞銀投信投資部主管

延伸閱讀
循環經濟崛起 帶動3R題材商機
醫療保健業走向「消費化」趨勢

  • «
  • 1
  •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