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情報站

新興主權債中長期投資價值浮現

撰文者:張繼文 更新時間:2023-09-01 瀏覽數:5,075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後疫情時代全球通膨急速升溫,新興國家央行早早著手對抗通膨,經歷2年縮緊銀根後,終於得以「先進先出(Firstin, First out)」,2023年能提早展開降息行動,支持債市上演優異表現!加上新興主權債十年一遇的價值潛力顯現,可為投資人提供良好的切入點。


全球通膨在疫情期間央行寬鬆貨幣政策的滋養下,於2020年開始大幅攀升,並在2022下半年見頂,後疫情時代下全球央行面臨的一大共同課題便是:收回寬鬆政策以抑制通貨膨脹問題的同時,還要兼顧經濟成長。

2021年初,當美國還在堅持「通膨是暫時性現象」時,新興國家央行早已著手對抗通膨,由巴西引領,拉開全球央行升息的序幕,緊接著智利、祕魯等國家亦迅速步上升息之路(詳見圖1)。在經歷2年緊縮銀根後,通膨已明顯受控,如圖2所示。因此,新興國家利率政策得以「先進先出」,於今年即可提早展開降息行動。目前巴西與智利已經宣布結束升息循環並啟動降息,其餘新興國家亦可望在通膨受控後,優先於已開發國家,陸續回歸寬鬆之路,此結果可望激勵整體新興債市表現。

成熟市場通膨雖然正在逐漸回落,然而核心通膨仍然高於央行目標,且其僵固性依然受央行關注,在接近升息終點的同時,保持停、看、聽的政策以調整步伐,使得成熟國家央行恐得讓利率維持在高原區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以美國為例,7月份剔除食品與能源價格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雖降至4.7%,距離聯準會可接受的水準仍然有一段路要走。而7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增率反轉上升並超出市場預期,也為通膨降溫增添變數。通膨指標出現分歧,市場雖預期9月份FOMC會議將按兵不動,但也提升11月升息的機率。由此可見,通膨要持續穩定,並且達到聯準會可以接受的通膨水準,使聯準會確定結束升息循環,還需要時間等待。

供應鏈危機解除後
新興市場通膨快速緩解

然而,新興市場由於商品通膨貢獻度更高,在疫情引發的供應鏈危機解除後,通膨緩解幅度相對已開發國家明顯,加上新興市場央行早一步著手對抗通膨,新興國家通膨早在2022年底就降至市場預期之下。如圖3所示,當已開發國家通膨才正剛剛步入低於市場預期的水準,新興國家通膨早已低於預期,且通膨下降超過預期的程度持續加大!

2023下半年,新興國家較有餘裕得以率先採用寬鬆貨幣政策,多數央行目前已暫停升息,部分甚至開始降息,寬鬆貨幣政策對新興債市帶來的好處即將顯現。

8月2日宣布正式結束升息循環、啟動降息的巴西,為本輪決戰通膨的領先國家,最早於2021年3月開始升息,經歷2年貨幣緊縮後,通膨明顯受控,CPI自2022年4月到達12.13%的最高點後,最新發布的今年6月份數據顯示通膨已經降至3.16%,正式進入央行的舒適區。自通膨見頂至今(2022.04.30~2023.08.11),巴西美元債上漲5.16%,對比同期摩根大通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指數僅上漲1.61%,顯示巴西債市在貨幣政策步入寬鬆後,立即上演優異表現。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