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沒說的事

40年的拍片生涯因疫情被迫喊「卡」

朱延平:現在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候!

撰文者:許家綸 更新時間:2021-03-01 瀏覽數:2,219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關鍵字:

好小子 新烏龍院 大頭兵

朱延平,這個名字幾乎可與「娛樂電影」畫上等號。當導演40年來,朱延平可說是只要醒著就在拍片,別人7年拍1部片,但朱延平1年竟可拍到7部電影!

但朱延平「醒著就在拍片」的作息,卻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中喊卡。由於許多拍攝工作因疫情而暫時中斷,突然空下來的時間,讓朱延平首次嘗到好好生活、休養身體的全新人生,而在這次接受《Smart智富》專訪中,他也分享自己對於退休的新想法與規畫。


有趣的是,《Smart智富》月刊首次約訪朱延平,是在2019年的秋天,當時他直接拒絕,原因一是他還一直在忙著拍戲、原因二則是他從沒想過退休;但在2020年下半年再度約訪他時,他經過一番深思後,終於答應受訪,談談退休,這個他在疫情發生前從不思考的人生課題。

年歲漸長》眼看好友相繼離世 更珍惜彼此相聚的時光
把時間拉回到2020年疫情爆發初期,朱延平整整3個月待在家裡,既沒戲拍,也完全沒有應酬,竟讓他養成正常作息、飲食的生活型態。到了下半年,疫情稍緩後,雖偶有飯局邀約,但他每天都會在下午4點過後,跟太太一起出門遛狗,散步40分鐘至1小時,太熱時還會帶著冰塊以防狗狗發生熱衰竭,在河濱公園、國父紀念館等處都會見到他們的身影。這樣的生活,慢慢把他的健康養回來,現在整個人感覺清爽很多,「就連肚子也變小很多!」他打趣道。

朱延平因拍過上百部電影,又交遊廣闊,聚會應酬也就特別多。隨著年紀增長,許多長期合作的好朋友相繼過世,讓他和朋友們更加珍惜還能相聚聊天的時光,尤其疫情過後,能夠恢復聚會,他更是能到就到。從在家庭聚餐、去音樂餐廳聽老歌,或是參加演唱會,即使是遠在台東池上的表演,他也不遠千里去捧場兼相聚,在朱延平個人臉書(Facebook)頁面上,不時出現聚會後的大合照。

由於各種飯局、邀約常常都有他的身影,朱延平笑說,「我現在有個外號叫『飯局哥』,當然也會有『飯局妹』,猜猜是誰?」「對,就是張小燕。」這些大導演、綜藝一姐們就這樣常常相聚互相開玩笑,豐富彼此恍若「退而不休」的生活。

回憶過往》為了賺錢拚命接拍電影 壓力與酬勞卻不成正比
朱延平回想自己的人生,因年幼時家貧,在當上導演後,為賺錢就拚命接片來拍,竟拍出許多賣座大片,如《小丑》、《好小子》、《大頭兵》、《七匹狼》、《異域》、《新烏龍院》等,還捧紅了許不了、郝劭文等演員,成為國內,甚至是亞洲商業娛樂片導演的第一把交椅。2020年中,他受邀去電影中心作口述歷史時,才想起來自己曾拍過那麼多的電影。

在1980年代、1990年代,電影跟出唱片其實都是一種博弈,押對1部賣座電影有時可賺到10倍報酬。由於朱延平拍的電影,平均10部有5部熱賣,比起市場平均60%電影都賠錢,他成了搶手名導,所以長達18年,他都被黑道押著拍片。那段日子不但充滿壓力,其實收到的酬勞常也不多,有時甚至還只是拿名錶來抵銷。「那時期只想著努力拍戲、電影可以熱賣,讓大哥高興,有壓力下的靈感特別多!」朱延平的黑色幽默與正面思考,反而累積出大量受歡迎的作品。

近2年,朱延平開始轉型擔任其他電影的監製,以自己的經驗帶新導演、給予意見,可說是進入傳承階段。而且擔任監製也可以談到不同條件的收入,例如拿乾股或分紅,若票房好,所得甚至可以比擔任導演多。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