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沒說的事

把家人的需求和開心放在首位

那維勳:老婆就是我的定存 但利息很浮動

撰文者:許家綸 更新時間:2023-03-01 瀏覽數:22,762

圖片來源:本刊資料

演出舞台橫跨電視、電影與劇場的那維勳,不但在劇裡是演技精湛的老戲精,他從主修小提琴到跨入戲劇圈28年的人生發展也很精彩。雖然在戲劇中,那維勳多半擔任配角,個人生活也少曝光,但此次接受《Smart智富》月刊專訪,作為自己人生主角,他難得暢談自己的成長歷程,及如何從零存款到靠買房存下錢。


有著滿族鑲黃旗葉赫那拉氏血統、國立藝術學院音樂系學歷的那維勳,雖外顯一股「貴氣」,但他表示其實家境普通,父親為養家,曾開大貨車到全台中油清洗油槽、在市場賣菜,也曾開過麵店、計程車。但為什麼他會花錢讓那維勳學小提琴?「希望小孩學點東西,別太皮!」那維勳說,有次音樂老師出借1把600萬元的小提琴給他,卻不慎讓衣服勾到弓斷掉,「聽到那把弓要20萬元修理,差點嚇出尿來,最後是媽媽標會去還錢。」

由奢入儉
拚命賺錢卻毫無節制
直到婚後才懂開始存錢

因為想減輕家中經濟負擔,那維勳從國中就開始打工、幫父母叫賣,高中去台北西門町的萬年大樓賣衣服。保送大學音樂系後,就沒有再向家裡拿錢。原來他考入第一屆亞洲青年管弦樂團,到亞洲巡迴演出,後來改去福華飯店咖啡廳拉小提琴,賺1小時600元~800元的工資,甚至去林森北路條通酒店開幕,幫忙演奏日文歌曲。這些經歷養成他「需要錢,去賺就會有」的觀念。

同一時期,那維勳也接觸到賴聲川的《飛俠阿達》電影演出,接著從《我們一家都是人》一頭栽入戲劇殿堂,為了能持續學習戲劇,他甚至讓和聲學一直當掉,最後大學念了7年。當完兵後要思考出路,因古典音樂界出身只有出國鍍金跟國內教書2種選擇,他無法想像每天教一樣的東西,於是加入正缺人的《水果冰淇淋》節目。在劇團4年,那維勳自認表演創作能量大爆發,因為面對直言不諱的小朋友,需要有更多臨場反應的轉換,雖然收入不多,但每天都很充實快樂。

當時在外面租房的他,雖不用負擔家計,但知道劇團成員的經濟狀況不好,便常把接演電視劇或是中小企業邀演脫口秀或行動劇的收入,用來請喝飲料、PUB喝酒,或在唱KTV時主動買單,「有時1週最多醉5天!」他笑說,結果當時經常月光、一毛錢都沒存下來。雖然那維勳常花光錢,但卻會買意外險,以防在巡演舞台劇遇到意外時,家裡還有點錢可用。直到結婚後,那維勳的錢終於有人可管理,那就是另一半,「老婆就是我的定存,但利息很浮動。」他打趣道。

用房守財
從借錢買房到獲利百萬
屢次換房找到理想生活

不過,那維勳雖然不會理財,卻在過去20年買賣過4間房子。他表示,一來是為了照顧與因應家人生活需求,二來是有了房貸壓力就不敢亂花錢,結果不但錢沒有亂花掉,還因為其中1間房子有增值而獲利。

第1間房子,是那維勳在30歲時,自認身為長子有照顧全家的責任,便咬牙在關渡買下60坪的高樓風景房。他回憶,當時身上只有幾十萬元存款,就向弟弟、朋友借,才湊到200萬元的頭期款。且因每個月房貸達4萬元、5萬元,還要償還親友借款,他不敢再請客買單,還出租車位以支付管理費,平日搭捷運上下班,同時積極接演各種戲劇、外景或上綜藝節目講鬼故事等。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