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情報站

國際地緣政治紛擾不斷

通膨壓力難解 鎖定能源投資新商機

撰文者:朱岳中 更新時間:2023-11-01 瀏覽數:21,107

關鍵字:

通膨 油價 核能復興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通膨壓力已延續2年多(從2021年3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突破2%算起),若以美國CPI年增率回到2%以下為準,則通膨迄今還沒有完全消弭的跡象。美國利率都已升到20餘年來新高,甚至幾乎用盡各種政策,為何還是難以徹底抑制通膨?若要細細來說,問題真的多如牛毛,且舊的未解,新的又接踵而來!若只看癥結所在,國際地緣政治紛擾所引發的能源價格波動,無疑是通膨難解的關鍵。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國際原油期貨曾出現空前,甚至也可能是絕後的負油價。隨著美國祭出無限量量化寬鬆政策(QE),油價也隨之反彈。之後疫情趨緩,景氣逐漸復甦,油價也一路上漲。2021年9月,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首次承認有通膨問題,然而此時油價早已逼近每桶85美元,美國境內汽油價格更在1年內暴漲60%。美國政府為抑制油價,開始多管齊下,一方面協調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與其他產油國聯盟)增產,自己也大幅增產,再加上大量釋出儲油,總算把油價壓回到每桶60美元出頭的水準。


然而2022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油價又再次爆衝。這一衝,國際原油價格來到每桶130美元的金融海嘯以來新高價位,美國國內汽油價格甚至創下每加侖5美元以上的歷史新高!這讓2022年底即將期中選舉的拜登(Joe Biden)政府大為緊張,只好親自走訪中東,以求沙烏地阿拉伯等產油國增產以壓低油價。美國也持續大量釋出儲油,以期能以量制價。經過一番努力,油價總算在2023年上半年又回到每桶60美元左右的價位,美國國內汽油價格也再次回跌到每加侖2美元。

只是偏低的油價引發產油國的不安,沙烏地阿拉伯認為油價太低將導致產油國經常帳赤字,於是OPEC+會員國紛紛以減產因應,俄羅斯也同樣加入減產行列。總括來看,OPEC+成員共減產超過每日250萬桶,約莫占全球總產量的2.5%。而且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10月中曾暗示OPEC+的減產措施可能持續到2024年年底,甚至更久,理由無他,就是要支撐油價!

美國在抑止油價上
可用策略已有限

明年又將總統大選的拜登,當然不可能坐視油價上漲,但美國能用的策略卻愈來愈有限。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所公布的資料,美國原油產量在第3季達到歷史新高的每日1,313萬桶,第4季日產量將進一步增至每日1,316萬桶。但此後產量將可能開始下滑,原因在於近年讓美國躍升為第1大產油國的頁岩油(Shale oil)已逐漸枯竭,美國政府對於新的頁岩油開採愈趨嚴格,就算還能開採的油井,產能也不如以往。加上開採成本愈來愈高,除非油價維持高檔,否則油商開採的意願也將下滑。

增產有困難,那就再釋出儲油吧。但是2年多來美國不斷的釋出儲油,以致美國不論是戰備儲油還是一般常備儲油都已遠低於高峰水準,甚至遠低於安全儲量(戰備儲油由6億5,000萬桶降至3億5,000萬桶,常備儲油由5億4,000萬桶降至4億2,000萬桶),幾乎已無能力再釋出。

自己沒能力增加供給,那就找人幫忙。過去美國基於各種理由陸續制裁了古巴、伊朗、北韓、委內瑞拉、敘利亞、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等國;其中俄羅斯、伊朗及委內瑞拉都是產油大國。俄羅斯已表明要減產,自然不是美國可「協調」的對象,但剩下的伊朗與委內瑞拉,卻又有不小的政治顧忌!事實上過去幾年已多次傳出美國打算放寬對委內瑞拉的制裁,但都不了了之。近來出現轉機,除了美國壓低油價心切外,委內瑞拉明年將總統大選,讓美國有政治上「使力」的地方。不過就算一切順利,市場預估到2025年委內瑞拉的產量也頂多從現在的每日70萬桶增加到100萬桶,杯水車薪,難以救眼前的問題。剩下能「幫忙」的,就剩伊朗了。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