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充電

連吃飯時間也在工作,超級有效率?一次狼狽經驗,她讓明白「畫線」的重要

撰文者:職場裡的人類圖 更新時間:2023-10-17 瀏覽數:3,092

關鍵字:

健康 職場 效率 社會 界線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頂頭上司肯尼剛加入團隊的時候,曾和我們有過一次輕鬆的午間對談,本意是用來破冰,增進彼此的認識。一開始,雙方都很含蓄與客氣,為了不要讓氣氛持續低迷,我隨口問了幾個外國人都很樂於回答的暖身題——問經歷、問嗜好、問對台灣文化的感受和適應力等,最後問到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

肯尼是把家人放在優先排序的神隊友,他友善地看著我,彷彿我問的不是一個問題。他的策略,簡單得讓人起疑:「設下界線、試著保持,別讓公私互相越界,就行了。」


我當時聽說,肯尼的公私界線是傍晚5點,往前的時間全數奉獻給工作,清晨就坐進辦公室、午餐通常省略;但5點一到,就是他的家庭時間,回家準備晚餐、準時送小孩上床睡覺。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在台灣以外的市場,也許可以辦到,不過這裡可是崇尚血汗工時的台灣耶!因此我持續打破砂鍋問到底:「那如果發生很緊急的事情,我想占用你5點以後的時間呢?」

肯尼俏皮地聳聳肩,玩笑的語氣卻帶著不容越界的妥協,「你可以試試看,但我想,你不會成功的。」

好啊,那就wait and see(等著看)囉!我看過太多血淋淋的前例,最後妥協的老闆不在少數,有時甚至比員工加班到更晚。

盲目追求高效率,恐怕只會讓自己身心俱疲

然而,與肯尼共事近1年的日子裡,不只是我,誰也沒能成功越界;此外,他更是極少數週末絕不看信、回信,當然也不會發信追逼的高階經理人。因為支持他樹立界線的管理信念,是極大值的授權,鼓勵大家發掘問題,也歡迎每個人提出解決問題的戰略,以及所需要的資源。

他給的不是「Yes or No」的決策,而是輔佐員工做出判斷與當責的觀點。

對於很習慣從老闆那裡直接聽令行事的我而言,肯尼的領導作風的確新鮮。他的界線,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差別在於,肯尼堅守城池,而我節節敗退。

職涯教練Terence也傳授過我這個心法,面對我不知節制的完美主義與工作狂情節,他建議我,得先替自己畫1條線。

什麼意思?畫在哪裡呢?

Terence分析,好比說時間線,一到某個時間點,就收拾書包下班,就像肯尼一樣切換自如;又好比說情緒線,絕不讓工作上的任何事件,牽動自己的情緒起伏——可以是任何線,畫在自己在意的領域上,重點是,最好別畫超過2條以上的線,免得很難遵守,反而壞事。

聽起來容易,畫起來難啊!我不是沒試過類似的做法,只是,無論是畫在時間或情緒的領域上,到頭來,我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有一天,我在處理一個麻煩的案件,期限是下午1點。桌面被大量的文件淹沒,文件之下,是被我放了一個早上、冷涼走味的早餐。

好心的同事幫我重新帶了一個三明治,正被我以搖搖欲墜的姿勢拿在左手,右手則忙著敲打鍵盤,想要多打幾個字,順便分出右耳參與con-call(conference call,電話會議)。

率先發難的是左手——我的吃法不夠精準,三明治裡的小黃瓜、番茄片爭先恐後地掉落在那些珍貴的文件上。我暗咒一聲,完全忘了我在電話會議,右手急忙穿過一片狼藉,準備拿衛生紙、順便按下靜音鍵時——我又打翻了水!水勢兇猛地吞沒了所有應該以及不應該被沾染的物件。

在最狼狽的瞬間,我抬頭正好看到肯尼昂首而過的身影,如此瀟灑、沒有牽念,讓我心裡想著,也許,真的是時候替自己畫下1條線了。

守住自己的界線,才能讓生活與工作取得平衡

我的線,畫在我最容易疏忽、也最不在意的「吃東西」上面。正因為這件事分到我最少的注意力,因此一整天下來,自己常常沒吃什麼東西,不然就是亂吃一些不能稱之為食物的東西,像是2片海苔、幾顆堅果、叫不出名字的果乾,還有很多冷掉又拿去微波加熱的咖啡…。

有個主管很不理解,「你明明就是一個精緻的人,怎麼可以忍受自己吃得像垃圾?」我聽不出這句話究竟是褒是貶,一貫以「怕胖」作為搪塞。

不過現在,到了正午12點,至晚不會超過12點半,我就會把電腦闔上,準時去吃午餐,並且也改掉了外帶回公司、邊打字邊囫圇吞棗的習慣——只要外帶,在電腦前就很難專心吃飯,殘羹冷飯最後不是整碗打翻、就是大半進了回收桶,我何必把自己活得這麼浪費、這麼慘?

如果不太餓,我會找一家別出心裁、又位處僻巷的咖啡廳,光是吃一客沙拉、喝杯精心慢烘的咖啡,已經足夠豐盛;如果正巧耗能大、飢腸轆轆,我便去吃一客紮紮實實的高蛋白簡餐。

當然,難免有無法推辭的會議,若是正好落在中午,我會讓自己提早放飯,或者盡量安排均衡且富足的早餐,多加一份我很想吃到的soul food(通常是可頌或雜糧起司麵包),作為中午不得不工作的補償。

這樣實做1個月,慢慢起了一些小變化——身體因為準時的進食與休憩,對於突如其來的壞事,也多了穩定與耐煩;午休的1個小時,也恰好使我的能量場,得以暫時脫離職場環境的紛雜奔亂,我愈來愈常獨自用餐,把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壓力、要求,統統卸放在令我安心的用餐場域之中——然後,以乾淨、鬆緩的狀態,重新回到位子。

很多時候,這樣的狀態,比全副緊繃更能幫助我專注,讓接軌直覺的天線處理真正緊要的事情核心。

在Kevin〈孭起背包.遊歷不預期〉的節目上,有閱聽者事前留下提問,想知道我是如何快速轉換能量,以穿梭在不同的需求情境當中?

其實我無法快速轉換能量,與其勉強自己快速轉換,我便反其道而行,先做到適時保持距離,用食物和中餐時間,作為我與外界的其中一條界線;在此之前,我可以盡情與所有棘手的關係周旋,但中餐時間,我只專心處理自己和食物的關係。

美食作家蔡珠兒說,吃飯,不只皇帝大,更是宇宙大。我完全認同,好好吃飯,天塌下來也別怕,這是我不辜負自己的第2課。

願你也好好吃飯,牢牢替自己畫下一條誰也不能輕易逾越的線。

本文獲「職場裡的人類圖」授權轉載,原文:Lesson II:替自己畫1條線

延伸閱讀
出包要道歉,那沒做錯呢?她用多年經驗告訴你,別把「不好意思」當成口頭禪
愈強調效率和截止時間,員工產值反而愈低?全球12國職場調查顯示:壓力會降低工作動力
謠言為何無法止於智者?心理學教授談,你的判斷是如何被別人左右的

被職場耽誤的人類圖探索者,也是不帶電的投射者。

2/4直覺權威投射者,情緒、薦骨、根部、意志力,四大皆空,假冒「偽生產者」長達20年。六年級後段班,世俗價值裡的職場中堅。 人類圖使我相信,荒蕪的沙漠盡頭,將有汪洋湧泉,卸除制約後,我終能回歸愛之船本色。如果,你正處於沙漠之中,這裡有一些試驗過後的路徑作為參考,但願我們節省氣力,少繞遠路,互相扶持。

粉絲專頁:職場裡的人類圖


  • «
  • 1
  •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