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情報站

如何建立攻守兼備的股債投資配置?

撰文者:張繼文 更新時間:2024-01-01 瀏覽數:19,119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在經歷了2023年股市出人意料的強勁,以及債市充滿戲劇性的轉折之後,我們認為,全球經濟正以令人無法視而不見的降溫狀態進入新的一年。在此前提下,我們認為投資人應採用防禦性策略,並善加把握長期趨勢所帶來的機會,包括地緣政治調整、人口結構轉變以及實質利率結構性上升等。

幸運的是,當前的市場動態創造了充足的品質成長兼顧靈活防禦地位的機會,同時也確保了在重塑全球經濟主題中賺取長期複利機會。我們認為,2024年手握現金並抱持觀望態度是有風險的,因為歷史告訴我們:


①即使面對目前誘人的短期存款利率,從經濟開始疲軟到復甦初期,持有股債平衡投資組合所具備的風險溢酬往往較現金形式更具吸引力。

②在聯準會啟動降息循環後才開始增加債券部位往往為時已晚。

展望2024年,經濟數據將面臨逆風挑戰,因此投資人手上的多元資產投資組合應優先考慮品質,並建立均衡的防禦性配置。

對於股票來說,這意味著投資人必須持有能在整個經濟軟著陸週期中持續成長、獲利的公司;在固定收益領域,投資者可以依靠投資等級債券來創造收益,為投資組合帶來削減波動、創造下檔保護的多重功能。在這種情況下,建立跨股債的資產平衡組合變得愈來愈重要,而我們相信股票與債券自COVID-19以來的高度正相關性將會逐漸回歸正常化,使得彼此之間的替代策略得以再度發揮作用。

在本次經濟週期中,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滯後性被證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長、更易變,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美國消費者的韌性。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全球經濟最大的成長引擎,但我們必須考慮這種情況在2024年是否仍能延續,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時代的財政刺激措施已用盡,以及近期消費日益受到緊縮政策遞延效應影響的情況。我們預計,2024年將是出現連鎖反應的一年,因為實質利率上升、民間消費力降溫以及結構性通膨、就業市場、總統大選、國會政治板塊和地緣政治等因素的變化。

在全球大多數經濟週期中,衰退通常比政策利率高峰落後幾個季度、甚至是幾年。別忘了,聯準會仍在實施量化緊縮(QT),且實質利率也在上升,加上美元走勢的不確定性,這些因素都可能讓升息影響存留更長的時間。面對美國經濟軟著陸的樂觀前景,仍應保持審慎心態,才能在任何意料之外的危機發生時,較別人多一份從容。

股市》投資大型科技股
有助規避盈餘下修風險

2023年股市出現了一個特徵,就是大型品質成長型的科技股,不僅引領了標普500指數走高,同時也表現了足以與傳統防禦型股票較勁的特徵:穩定的盈餘、利潤率和強勁的資產負債表。在美國經濟開始減速期間,配置這些2023年的贏家可望讓投資組合躲過盈餘下修風險,同時也能持續受益於生成式人工智慧(AI)和雲端運算等長線趨勢的成長。

我們相信更重要的是,隨著創新技術的力量和效率在各個領域展現應用價值,其帶來的獲利成長很可能會帶動整體股市。面對2024年經濟放緩,我們預期超前部署的企業將積極維持競爭力。在聯準會正式降息之前,高利率無疑將繼續帶給經濟減速壓力,但我們認為這類企業的股價在2024年表現將更具韌性。

此外,地緣政治、人口結構和長期較高的利率環境為股市帶來了風險和機會。大多數國家的經濟即便進入衰退時期,「品質股」的表現通常仍能優於大盤(詳見圖1)。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