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沒說的事

手擁700多間分店,富二代上節目體驗底層生活,感嘆:這個社會只會讓弱者愈來愈慘!

撰文者:胡睿顏 更新日期:2019-05-1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關鍵字:

窮人 富人 風傳媒 貧富差距




「窮人之所以會窮,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你認同這句話嗎?擔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G2000的創辦人的田北辰曾堅信著:「如果你有鬥志,即使是弱者,亦可以變成強者。」出生豪門的田北辰在走入政壇之前,曾參加香港實境節目《窮富翁大作戰》。只花了短短2天,他便對所謂「窮人」從此改觀。這位人生勝利組深深了解到,現在的香港社會只會讓弱者「愈來愈慘」。

田北辰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人稱「田二少」,從哈佛畢業後,回到香港創立了服飾品牌G2000,如今全球有700多家分店,在香港商界可說是無人不知的大人物。2011年,想要步入政壇的他為了了解不同階層的人民,參加了香港節目《窮富翁大作戰》。在節目中,他將化身為時薪只有25元港幣(約合新台幣100元)的清潔工,每天的生活費只有製作單位給他的50港幣(約合新台幣200元),並住在不到5坪的「豪華籠屋」,徹底體驗「普通香港清潔工」的人生,他怎麼也沒想到,短短2天的體驗,竟然動搖了他「徹底信奉自由市場、相信市場會淘汰弱者」的信念…。

圖片來源:Youtube 


混口飯吃過日子、對未來沒有盼望,卻已經是堪稱「豪華」的籠屋
節目一開始,房東帶田北辰來到了他要入住的籠屋,他驚訝道:「比我想像中的要小一點。」打理好東西後,他開始關心其他「籠友」們。和他們聊天後,他意外地了解到,這裡的人竟是那麼「沒有選擇」,付完房租後,剩下的錢只能夠用來吃飯,下了班累到只想打開電視一解苦悶。

「很淒慘、沒有意思,有點像等日子過、很無奈,沒有盼望。」田北辰一直都知道有籠屋的存在,真正踏進這裡後,才知道這裡簡直是個沒有人性的居住環境,但諷刺的是,這裡已經是「豪華籠屋」,再次一級的籠屋住戶,生活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連交通費都貴到難以負擔、一天工作17小時才能餬口
平常習慣準時的田北辰,在睡覺前先確認了隔天凌晨6點15分前,該如何到達工作地點。平常上下班都有司機接送,突然改變生活方式的他根本不知道凌晨有哪些交通工具可以到香港島。問了一輪後才發現,捷運沒那麼早開、而一天生活費只有50港幣(約合新台幣200元)的他,搭個通宵巴士竟就要13元(約合新台幣52元)!坐慣私人轎車的他不禁感慨地說:「交通費扼殺了窮人的生存空間!」

圖片來源:Youtube 

隔天,靠著節目組的幫忙,田北辰準時到了工作地點。換上清潔工的工作服後,便開始清理垃圾桶、掃大街。在清垃圾桶時,還有人直接把垃圾往他這裡丟,過程中他不滿地喊道:「真過份!」但這些人輕慢的舉動,和他一起工作的清潔工早已見怪不怪。

在忍耐過難掩的惡臭、沉重的公共大垃圾桶與不間斷的勞動9個小時後,終於可以下班了,田北辰不禁鬆了一口氣。但這時,他的同事卻告訴田北辰,他還得趕到下一個地方做夜班清潔。為了生計,一份清潔工作的薪水根本不夠,田北辰算了算,發現這些清潔工人一天竟要工作17小時,才能糊口。「很恐怖,我現在已經累壞了,(他們)做2份清潔工!」想著想著,田北辰感慨地搖了搖頭。

下班後,他拿著剛領到的薪水打算買晚餐,卻發現在便利商店只能買一個三明治。平常喝著紅酒、吃著美味佳餚的他,如今只能在樓梯間,吃著最便宜的微波食品,喝白開水。如此辛苦的勞動過後,得到的卻是不足以餬口的酬勞,令田北辰不禁感嘆:「為什麼香港如此畸形?」「整個經濟結構,令沒有學術或低技術的人,過著非人生活。這是缺乏人性的,不合常理!」

市場不一定有公義,它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在籠屋睡了一晚,田北辰打算上街逛逛,走到一家房屋仲介後決定進去問問,想看看比起這個「豪華籠屋」,其他的房子是什麼樣的價位,長什麼樣子。沒想到,一看之後田北辰才發現,其他更低價位的籠房,又老舊、又髒亂、空間還更狹窄,連熱水也要自己燒,甚至連廁所天花板上面的小隔間也能當成一間房出租。和房仲業者聊天後才知道,外面租金連連上漲,窮人負擔不起,只好搬到這些環境奇差無比的籠屋居住。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