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充電

入榜《富比士》全球體壇最具影響力女性,「通靈少女」索非亞靠自律圓夢

撰文者:陳胤祖 更新時間:2019-08-15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追求目標總會遇到困難或感到無趣,但劉柏君認為,懂得自律是過程中必須負起的責任。(攝影/賴亭宇)

劉柏君,也許你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但如果講到HBO Asia的首部中文影集《通靈少女》,也許你就有印象了。她正是影集主角——通靈少女謝雅真的原型,同時也是這部劇的文化顧問。然而,貼在劉柏君身上的標籤絕對不只有「通靈」兩個字,如同她有別於一般人的特殊體質,她人生的每一段經歷和轉折,也都充滿奇幻色彩。


除了是「仙姑」,她還是台灣第一位棒球女性主審,接連在去(2018)年被《富比士》雜誌評選為全球體壇最具影響力女性第19名、今年更獲頒國際奧會女性與運動獎;是翻譯,不只為靈界翻譯,也在棒球賽事上為國際球隊翻譯;是作家,著有《靈界的譯者》系列書籍;是社會工作者,在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擔任專案經理;同時,她還是一名伊斯蘭教徒。

熱愛棒球萌生當主審念頭,卻受盡歧視
儘管在他人眼中擁有十八般武藝,諸多傑出資歷更是難掩她的不凡,然而個性低調的劉柏君卻說:「其實我們都一樣。人生就是要走過一連串的困境,我也有很辛苦、必須面對困難的時候。」強調成功背後的努力不應受到忽視,同時也希望努力的過程別忘了照顧自己,這正是她在《靈界的譯者》系列新書想對讀者說的話。

頂著台灣第一位女性棒球主審的頭銜,光看字面也許覺得沒什麼了不起,但在棒球的世界裡,卻存在許多性別歧視和霸凌,能成為實際執法主審屈指可數。在棒球場上「男女不能坐同一張椅子,這也不過是這十年之內發生的事,很難想像吧!」這些遭遇即使說過無數次,每每再提起,劉柏君仍有些義憤填膺。

但因有著一顆熱愛棒球的心,讓她即使在面對巨大阻力,終能堅持下來。追溯劉柏君這麼熱愛棒球的起點,她回憶:「我從國小開始就跟爸爸一起玩棒球。」不只是運動本身的樂趣,對於劉柏君來說,棒球也乘載了兒時那段親子之間彌足珍貴的親密時光。憑著這股熱愛,劉柏君的觸角從單純的玩棒球,延伸到後來幫忙募球具給偏鄉的孩童,以及辦育樂營當志工。

她還當起了棒球裁判和國際球隊翻譯。自認手掌不夠大、不適合作為選手投球,劉柏君決定投入棒球裁判的工作。然而,「一開始便遇到反對女性擔任裁判的前輩,甚至要我不必參加研習完後的測驗,理由竟是沒有人要用女裁判。」但她拿出收據堅持說:「我付了報名費,你就得讓我把測驗考完。」

就算通過了測驗,也站了棒球壘審,卻遲遲沒有機會擔任主審;總有人用各式各樣的理由試圖「勸退」她,甚至還有人指著一副主審護胸對她說:「妳看到這個護胸嗎?它從來不是為女人設計的。」對此,劉柏君更曾在著作中坦言:「我幾乎要說服自己:『女生當壘審就好。』」


劉柏君(左)經常為國際球隊擔任翻譯,或赴國際裁判學校研習。(照片提供/劉柏君)

擔任翻譯,國際球隊成為精神導師
所幸,在2007年擔任世界盃棒球賽澳洲國家隊翻譯時,劉柏君深受澳洲隊教練和球員的鼓勵,繼續堅持下去。她說:「應該是他們文化比較開明的關係,他們覺得這件事(指女性當主審)沒什麼。」在擔任裁判打死不退一年後,經由乙組棒球聯盟裁判長洪夙明的提攜,劉柏君才終於獲得擔任主審的機會。

與國際球隊的交流經驗,對劉柏君的人生產生深遠影響。她曾在2009年紐約洋基隊來台時擔任隨隊翻譯。「當時我還只是默默無聞的小裁判,但洋基隊知道了我的遭遇和目標,給了我一些建議,這些忠告一直影響我到現在。」那就是「健康和態度」。

「如果決心要當一名裁判,就要先照顧好自己的健康。」不能酗酒、抽菸,也不能騎摩托車,因為會增加健康風險;裁判要有好的體能,所以還要做重量訓練。她特別建議年輕人要養成運動的習慣,自己容易專注、學習表現更好、有更多力氣做更多事,都是運動帶來的好處。「我可以早上5點起床去比賽,中午吃完飯、洗個澡,再工作到晚上10點,這樣我才能同時兼顧裁判和工作。」劉柏君還認為,少子化的世代,與他人團體合作的機會相對較少;打球的團體運動,可以了解如何與喜歡的人良性競爭,向討厭的人學習、合作。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