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充電

「去做你認為更重要的事!」提前揣摩做好一切,卻被老闆一場震撼教育點醒

撰文者:職場裡的人類圖 更新時間:2023-08-14 瀏覽數:1,788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在所有的職能當中,我最自豪的2項指標,是協作(collaboration)與當責(accountability),擅長組織的折衝協調,且對成果絕不妥協;如果對比同僚、上司、下屬的360評核,通常也會獲得一致性的肯定評價。

不過,我的新老闆肯尼,輕易地顛覆了我引以為傲的指標。


老闆的本名不叫做肯尼,我這麼稱呼他,並沒有物化投射的惡意,而是他就像電影版走出來、栩栩如生的肯尼,金髮碧眼、挺拔體面,且有一顆開放而溫暖的心。

和我服務過的所有老闆最大的不同,在於肯尼很難被「考前猜題」。我想,對在職場打滾已久的打工仔而言,考猜幾乎是必備本領,老闆的hidden agenda、弦外之音、心之所向,只要略懂「眼色」,結局多能完美覆命,或雖不中、亦不遠矣。

但,我摸索匍匐了大半年,最經常性的感受是not even close(簡直差遠了)——大概了解肯尼的決策邏輯和領導風格後,我考猜的準確率仍不到1%;再簡單也不過的事情,肯尼次次都能surprise me——我很焦慮,這樣下去,遲早有天會被請回家吃自己。

老闆當責並給予部屬工作彈性,團隊合作更圓滿

最近,肯尼給了我一個震撼教育。為了促進組織內的溝通順暢,他請我編纂一份內部電子刊物,同步布達組織內的重大訊息,以透明不失軟性的調性,慢慢拉近團隊之間的向心力。

肯尼和我前任新加坡老闆一樣,都是業務悍將出身,在溝通領域,他賦予我很大的空間與彈性,也不排斥必要時候,需要身先士卒、登高一呼的安排。

所以,我留了刊頭最重要的欄位,讓肯尼可以好好聲張信念。而基於協作與當責的前提,我也大概列好簡扼的題綱,除了幫助肯尼按圖索驥,也方便我們初次凝聚方向共識——那些題綱,是我走訪各部門首長、最後歸納而來的結論,大家都提出了一些建設性的觀點。

肯尼讀得很仔細,湛藍迷人的眼珠目光停留在題綱的背面。我很熟悉這個表情,那代表我又差遠了,他有自己想說的話語。

不出所料,肯尼望向我,「我得想一想,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

Sure,當然好!我不放棄地又旁敲側擊了幾個切點,肯尼托著腮,感覺不是很確定。「唉,沒救了。」我在心裡輕輕哀嘆一聲,每到這種時刻,我就會覺得自己的英文不夠好,無法精準收斂對話、將對方引導到具有結論性的結果上。

一眼看穿我的憂心,肯尼體貼地對我說:「不用擔心,我會寫好給你的。」啊?我更憂心了。我聽到了什麼?老闆是說他會寫給我嗎?這…怎麼可能叫老闆自己寫?

但我沒聽錯,肯尼換上胸有成竹、百分百的當責神情:「對,這篇我來寫。不過,你要負責替我翻譯成中文給大家喔。」

走出肯尼辦公室大門,我還是覺得宛如在夢裡,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能力有問題,所以他只好親自出馬。過去在小AE時代,我的老闆也曾因為太害怕我跌了全公司的股,不得不捲起袖子御駕親征——可是,無論我再怎麼不濟,讓老闆自己寫speech的僭越行徑,還是史無前例。

我提心吊膽,過了幾個星期,肯尼杳無回音,我心裡的小劇場從驚異,來到了恐懼。怎麼辦?這會是一個測試嗎?考驗我究竟怎麼向上管理?還是我是否一開始就誤會了他的意思呢?

肯尼的行程滿到天際,我向祕書好朋友討了幾次救兵,她送來肯尼式的暖男回應:「老闆說,他一直把這件事情記在心上。但他近期實在分身乏術,會找時間完成的。」

秘書好朋友也給了我很務實的建議:雖然這件事情有當初約定的期限性,但經過幾次提醒,老闆確實知道進度的延宕,是因為必須等待他的撰擬。「那,你就去忙你更重要的事情。」

但我還是七上八下,心裡把自己貶抑得很低;換了在之前的本土公司,我一定可以讓這件事情如期完成,也不用勞動大老闆自己操刀。

再過了幾日,肯尼在一個快要下班的傍晚,將我召喚進去,並且很誠懇地替自己的拖沓道歉,同時拿出密密麻麻的手稿,以及一份已經被打印工整的文本,跟我逐字核對起來。

我受到不小的震撼,沒想到他真的一字不漏、老老實實地寫完,還以為我會收到只有幾個關鍵字的草稿;另一方面,隨著文句的朗念,我總算明白為何肯尼堅持要自己來寫。

當責≠通通負責,各司其職才能展現最佳化成果

肯尼是一個思維恢弘的領導者(人生角色6/2型),投射者的設計、洞見觀瞻,讓他對組織的現況有更深入且全面的觀察;他提出來的切角,對比之前的題綱真的是天差地遠,也無法依靠我明查暗訪各單位的功夫,來讓內容寫得更為貼近。

這使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在工作上展現的協作與當責,有很大一部分建立在「揣摩上意」的前提上,務求「老闆撅撅屁股,便知道他要放什麼屁」,不要讓老闆操任何一點心;我將自己放得太大、太重、太關鍵,把「當責」視作「通責」,通通都是自己要負責,所以我的「協作」,在早年常常變成「領銜」,有時連我也分不清,到底是老闆有心為之的指令,還是我個人假公濟私、利欲薰心?

反觀肯尼,雖然很在意「當責」,卻不要求一個人要「通通負責」,只寄望各人擔負起「應當之責」。

如同他信任我能將刊物裡,涉及組織挑戰、焦點人物、社會責任的部分,勾勒得栩栩如生;然而,關於領航的思緒和方向,他並不鼓勵我「揣摩上意」、直接代筆的做法——因為那是領導者的責任,他覺得有必要自己交代清楚,省去低效率的往返調校,讓我們在專擅的範疇各司其職,為最佳化成果效力。

當肯尼把洋洋灑灑的文本向我剖析完成,便帥氣地把長腿一伸,「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是要全文呈現,或是抽取其中最精華的一段就好?我相信你不只能寫,還能轉化得比我更專業。」

我朝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沒問題,順口鎮定地延長了刊物發送的期限,畢竟內容得經過大幅轉譯,和其他專欄刊目也要互相呼應,我需要一點時間整理。肯尼擺擺手,說我可以自己決定。

我心裡有點激動,這可能是我漫漫職涯之中,第1次回歸投射者正確設定的經驗,只需回應真正屬於自己的職責,同時為自己爭取合理的完成時間,毋須揣測、壓抑、拼命。

然而,心裡更多的是平靜,我知道我的職涯終於來到一個分水嶺,脫離討好上意、包山包海的「挺身而進」,轉向聚焦所能、專注於一的「安身立命」,那些我在肯尼面前從未命中的考猜,並非技不如人,是因為那本非我該作答的命題。

爭分奪秒的一週之始,如果你和我一樣,覺得時間總未站在你那裡,諸事反退不進,等一等、停一停,其實不要緊的,可能這個責任並不屬於你,或是還未輪到你,那麼,你就先去做,對你而言更重要的事情。

珍惜自己的能量,克制毫無節制的承攬和消耗,就是當責的開始。

本文獲「職場裡的人類圖」授權轉載,原文:肯尼給的震撼教育

延伸閱讀
員工不幫節流,很自私?可能只是不懂成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用1招強化凝聚力
曾因「1杯水」憤而離職...多年後面對衝突時的下意識反應,讓她頓悟:當年的經歷才是最受用的人情考題
寧願不領年終也要換工作?近73%的上班族「潛水求職」!5大跳槽原因一次看

被職場耽誤的人類圖探索者,也是不帶電的投射者。

2/4直覺權威投射者,情緒、薦骨、根部、意志力,四大皆空,假冒「偽生產者」長達20年。六年級後段班,世俗價值裡的職場中堅。 人類圖使我相信,荒蕪的沙漠盡頭,將有汪洋湧泉,卸除制約後,我終能回歸愛之船本色。如果,你正處於沙漠之中,這裡有一些試驗過後的路徑作為參考,但願我們節省氣力,少繞遠路,互相扶持。

粉絲專頁:職場裡的人類圖


  • «
  • 1
  •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