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充電

「等你準備好的那天。」曾對自己沒信心,30年後因她的信任而成功圓夢

撰文者:職場裡的人類圖 更新時間:2023-08-29 瀏覽數:2,017

關鍵字:

職場 成長 社會 文心藍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週末的尾聲,我完成了新書的2校,核對完最後一個標點符號,想到了龔教。

龔教是我高中的教官,她不在我這次的新書篇章裡,但我能寫成這一本書,全拜她對我的信任之故。這份信任,持續了近30年之久,久到連我自己都把出書的念頭,當成明日黃花的殘夢,她依然篤實相信著,我的夢想,終有花開豔麗之時。


遠在我還沒有開設粉專的前幾年,我的個人臉書時常被我拿來長篇大論,即使篇幅猶如萬里長河、發文時間總在人聲匿跡的夜半,龔教卻一直是我的忠實讀者,不時留下她的讀後感,最末,沒忘了說:「早知道你能寫,期待你出一本自己的書。」

我很喜歡高中的求學氣氛,學校珍視每個學生與生俱來的賦能,儘管我入學考試的數學分數慘澹,數學老師從未將我視為異類,她的信念很霸氣:「沒有教不會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被她這麼熱血教育了3年,大學聯考的數學成績,我竟然一舉超越低標許多,堪稱奇蹟。

而國中時期一路被稱之為「就算會寫,可惜沒用」的語文愛好,在位於半山腰的學堂,不時被大肆驚異地傳誦著,常有帥氣出眾抑或是成績超群的學姊在走廊照面時,會和我打招呼,「你就是那個xxx對不對?你超會寫,看了都想哭。」

擔心重蹈覆轍,周遭遞出的溫暖卻緩緩滲入心脾

已經忘了是什麼機緣,讓我寫出那篇令人想哭的文章。只記得那是一篇主題圍繞在「恐懼」的作文練習——我對這個情緒很熟悉,國中3年,我沒有一刻不感覺到「恐懼」——恐懼必須上學、更恐懼回到家裡,前者的責罰與輕視,時間長了就會習慣,然而後者讓我感受到的愧對和辜負,就像雪白的國中制服不小心沾染了打翻的醬油,深深滲透進去,再難擺脫印記。

我也無從得知其他同學寫了什麼,我只問了當時要好的室友,她說:「就寫怕黑啊,這種山上住校的黑夜最可怕了。」我開始有點擔心,自己文章裡無望無告的遣詞用字,會不會讓我再一次變成眾矢之的。

過了沒多久,那篇文章得到國文老師的讚許,就這樣慢慢傳散開來。同學得知了我的求學遭遇,對我更加愛惜,有些人甚至大方分享比我更慘上數倍的滑鐵盧經歷——我很感激大家的善意,但我從沒受過這麼大的關注,一心只巴望著關注趕快過去。

有一晚的夜自習結束後,輪到我最後檢查自習教室的燈火,龔教慣常嚴肅地叮嚀大家,入秋轉涼,千萬不要為了早起可以貪睡幾分鐘,就偷懶不把摺好的棉被攤開來蓋,早上她會一一查看大家的內務。

我暗自吐舌,相信龔教說的就是我,因為我很不擅長收整棉被與鋪床,次次內務評比都在及格邊緣,乾脆就睡在前一晚已經摺好的棉被上面,省得早起再整理。當我心虛地抬起頭時,視線正好和龔教銳利的眉眼對個正著,轉身想溜,龔教強韌的手,卻一把搭上了我的肩頭。

「完了,我還是乖乖認錯好了,要不要順便告解,其實我還藏了很多義美小泡芙在衣櫃深處呢?」沒想到龔教的語氣很柔軟,她說的不是什麼警告的通牒,而是溫情的鼓勵:「你的文章,寫得真好。在這裡學習,但願你可以不再害怕了。」

心底深處,有些微小的什麼被緩緩觸動著。至今我都記得那種近似消融和解封的奔洩感。這並不是龔教第1次觸動雪藏已久的我,畢業前夕,她又猛烈地撞擊了我一次,以她慣常的沉穩持重,邀請我擔綱畢業生致詞代表。

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比我全能和優秀的同學這麼多,高中3年,我的成績雖大有起色,也還沒名列前茅到可以代表畢業生致詞的程度,龔教卻說:「我相信,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總結這3年的學習,並且帶給大家全新的、成年的憧憬。」

我真的行嗎?前後寫了數十個版本,沒有一個令自己滿意,我不想制式地感恩學校和師長的給予,又害怕我寫得太風格獨具,反而會喪失畢業生致詞的代表意義。苦思了2個星期,我決定放棄。

編了一個很爛的理由給龔教,「我爺爺生病住院了,需要人照顧。」龔教直視我的眼睛:「所以,他病到讓你無法參加畢業典禮嗎?」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爺爺好端端地在家裡。

「你願不願意告訴我真正的原因?」龔教的樣子不像生氣,只是語氣更向我挺進。

我說,我太害怕了,每天晚上都緊張得睡不著。我不知道我要代表高三畢業班級說什麼才夠得體;我不覺得自己可以代表全體,就算全體無異議地包容和欣賞我,我依然只是一個平淡無奇的自己而已啊。

「教官,我舉薦xxx,她是校排第1,有才又多禮,她比我適合多了。」說著說著,我突然很想哭。那個女生也是我很喜歡的同學,我們的寢室就在隔壁。真矛盾,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差勁,沒想到我的心裡,一直把自己的排序看得這麼輕。

龔教沉默了一會兒,最後像下了好大的決心似地,伸出她強韌的手,往我右肩輕按了一下,「好吧,我不曉得這件事會帶給你這麼大的壓力。我會重新考慮考慮。有一天,等你準備好要說的時候,你再好好地說吧。」

遇見過往的自己,這一次選擇了「相信」

高中畢業的年紀,我根本不確定自己會有準備好要說的一天,也不認為我有什麼值得訴說的東西;即使大學選了大眾傳播,心境猶如張嘴啞巴,大一險些就被二一。

然而,龔教相信著這一天。我離開高中之後,回校探望的次數屈指可數,變成了一個面貌模糊的應屆畢業生,龔教卻不曾稍忘我的文筆,短暫地寫響了山腰上的四季,始終相信,我能帶給大家全新的憧憬。

她的相信,對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處在「相信」與「等待」無路用的職場,讓我對他人的賦能保持相信,也願意等待對方準備好的那天來臨。

早年,我遇過一個年輕的孩子,十分畏懼英文簡報的場合,我看他挑燈夜戰、勤奮異常,但臨到上場前夕,不是鬧肚子、就是改變主意,希望能和我一起分攤簡報的報告頁數。我不只一次想fire他,覺得老是得照顧一個拖油瓶,搞得我分身乏術。

直到我不經意看到他密密麻麻的草稿,剎那間,想起了過去也曾臨陣脫逃的自己。龔教並沒有責怪我讓她失望,而是選擇相信縹緲的時光,有一天會幫助我準備好,儘管不是現在,也會在適合我的未來。

於是,那段時間,我一直樂當備援;後來,他選擇出國讀書,重新學習讓他膽寒的語言。當飛機降落在遙遠的異鄉機場,我收到他傳來的簡訊,「Landy,我到了。謝謝你支持我,又一次地從職場臨陣脫逃,但這一次,我是真的替自己準備好了。」回想往事,我不禁熱淚盈眶,能夠相信、等待一個人準備好,是我對龔教最好的回報。

龔教,現在,我也準備好了,比你預期的晚了近30年,可是它對我來講,是最好的時間。期待把新書親送到你面前的那一天,這一次,我寫出了全部的自己,謹代表我的人生,來向眾人說出肺腑之聲。

本文獲「職場裡的人類圖」授權轉載,原文:等你準備好

延伸閱讀
「去做你認為更重要的事!」提前揣摩做好一切,卻被老闆一場震撼教育點醒
工作或是投資卡關,想突破瓶頸卻又提不起勁...橫向思考專家教你,用10步驟推動進度
為什麼很多菁英會說「午後定勝負」?顧問公司董事長:下午時段較難保持專注力和行動力

被職場耽誤的人類圖探索者,也是不帶電的投射者。

2/4直覺權威投射者,情緒、薦骨、根部、意志力,四大皆空,假冒「偽生產者」長達20年。六年級後段班,世俗價值裡的職場中堅。 人類圖使我相信,荒蕪的沙漠盡頭,將有汪洋湧泉,卸除制約後,我終能回歸愛之船本色。如果,你正處於沙漠之中,這裡有一些試驗過後的路徑作為參考,但願我們節省氣力,少繞遠路,互相扶持。

粉絲專頁:職場裡的人類圖


  • «
  • 1
  •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