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資術

巴菲特為何賣出台積電?傻多存股達人棒喬飛:短期持有不代表價值投資典範失效

撰文者:徐世鑫(棒喬飛) 更新時間:2023-07-24 瀏覽數:16,284

圖片來源:本刊資料

如果價值投資的典範是巴菲特執掌的波克夏公司,那為什麼從前不投資科技股的波克夏會買入蘋果(Apple)公司的股票?如果標榜長期持有一檔有價值的股票是價值投資的原則,那為什麼波克夏會持有台積電(2330)不久之後就賣出?


這些「異例」都要以典範的原則去思考和解釋,而不是因為這些異例,推翻價值投資的典範。

就以近年台灣投資人較熟悉的例子,為何2022年第3季波克夏買進台積電,下一季就快速脫手?這個例子顯然是價值投資學派的異例。波克夏買進後就迅速賣出的行為,違背了巴菲特一直強調的長期投資原則。

哲學家會說巴菲特的說法與行為不一致,產生了矛盾;可是科學家會說,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發生,導致這樣的結果。

波克夏選擇在2022年第3季買入台積電股票的時候,絕對不會是因為預測到下一季台積電股價會大漲;而同年第4季賣出,也不會是因為它們原本就打算短線投資。

如果有下列兩種情境發生,你認為波克夏是屬於情境A還是情境B?

很顯然的,情境B最有可能是技術分析學派的心境——買入時就已經預設將來的趨勢,等股價到達滿足點之後就會賣出。

情境A則是標準的價值投資情境,買入原因必定是認為台積電具有投資價值。至於賣出的原因,按照我們熟知的典範原則,一定不是短期股價上漲或是到達目標價,而是某種只有巴菲特才知道的特殊原因。

到了2023年,巴菲特終於親口給了答案,根據2023年4月11日的《財訊》報導,巴菲特在4月訪日期間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談到出售台積電的原因時這麼說:「地緣政治是當時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台灣半導體在這個領域有極大的獲利,經營狀況也很好,但是位在美國奧瑪哈或在台灣,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自由時報》在2023年5月也有報導,巴菲特在5月6日波克夏股東大會時重申,「台積電是世界上管理最好和最重要的公司之一,我不喜歡該公司的位置,並重新評估了該公司。」他表示,把資金配置在日本,比配置在台灣讓他更自在一些。

可見,波克夏買入台積電的原因一定符合價值投資學派的買入標準,賣出時的理由雖然與一般的認知不同,但只要是理性的投資人,沒有人會認為這樣的賣出理由不合理。當手中握有龐大資金,且布局範圍為全球時,地緣政治因素潛藏的風險,自然也成為是否值得被長期持有的重點考量。

再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明這種前後不一致的狀況。

我在2019年買入台積電之前,有一條我深信的原則就是「不可以借錢投資」,因為我採取的是長期投資策略,如果買股的資金來源是借貸,就可能會面臨因為利息還款壓力,而被迫在股價大跌時賣股還債的風險。基於這樣的理由,我以前絕對不會借錢投資。

可是隨著我存股資產的增加,我發現存股是一種「股票資產閒置」的狀態。而這段期間我學習到了企業所謂「資產活化」的概念,並且認識到股票質押借款這項富有彈性的籌資工具。加上自己對於風險控管知識的提升,所以我有了新的看法——若能將企業活化資產的概念運用在閒置的存股資產,並使用股票質押方式籌措資金,同時配合「低借貸成數」的風險控管,將有助於長期投資報酬率的提升,所以我便開始執行股票質押借錢買股票這套策略。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