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開講

蒙格:大額投資才能減少決策次數 波克夏史上最嚴重的錯誤是⋯⋯

撰文者:雷浩斯 更新時間:2018-09-04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2001年的波克夏股東會問答集,裡面有不少關於「風險」的敘述,當然,股東會上的筆記可能順序相當凌亂,某些問題也可能有相關性而重複提出,我在這邊把類似的問題回答彙整列出如下:

巴菲特談風險:用股票的波動性來衡量風險是愚蠢的
巴菲特:「我們認為用股票的波動性來衡量風險是愚蠢的行為。對我們來說,風險是資本永久性損失的風險或報酬率過低的風險。有些好企業的回報波動性很高,例如,喜詩糖果就常常一年有2個季度虧損,當然也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企業能產生穩定的業績。」


蒙格:「那些教授們怎麼可以散播用波動性衡量風險的觀點呢?為了等待這種瘋狂的錯誤結束,我等了幾十年,雖然這種觀點現在已經變弱了,但是依舊存在。」

巴菲特:「假如有人和你談論什麼貝塔係數(詳見註1),那麼趕緊抓緊你的錢袋。學生真正需要學的東西是怎樣評估價企業的價值,因為若你不知道怎樣評估一家企業的價值,你就不知道怎樣給這家企業的股票估值,不過知道怎樣評估企業價值的教授寥寥無幾,所以學校就對學生說沒人知道怎樣評估企業價值,投資教育真是慘不忍睹。」

以統計後的結果,由數字-1~+1來表達個股或個別產業與整體市場的相關程度,+1表完全正相關,-1表完全負相關。

巴菲特:「拙劣的投資教育對企業有害,因為經理需要知道怎樣對企業估值,從而才能在併購中合理地思考。因為他們不知道怎樣估值,所以只能依賴華爾街,華爾街當然會推薦你去併購,為什麼呢?因為若併購交易達不成,則華爾街得到一個報酬X;若交易達成,則華爾街得到報酬可是20倍的X。我看過一份估值低於現金的科技公司的表列,不過這些公司決定用掉自己的現金,所以現金將會消失。」

波克夏的資本配置,只問3個問題
巴菲特:「在配置波克夏的資本時,我們問3個問題:第一,我們是應該保留資本還是將其發給股東呢?假如給予股東,那麼就要考慮是回購股票還是發紅利?要決定是否保留資本,我們就必須問這個問題:我們使留存收益增值了嗎?在歷史上,我們使留存收益增值了,我們希望如此,但這並不是一定的。第三,假如我們決定保留資本並將其用於投資,那麼風險如何?我們要尋找最聰明的投資機會。最好的投資選擇和第二好的選擇之間的差距就是機會成本。」

巴菲特說這話的時候,他使用了決策樹的思考模式,蒙格(Charlie Munger)在《窮查理的普通常識》裡面提過,巴菲特擁有許多優勢,其中之一就是能夠自動根據決策樹理論和基本的排列組合思考問題(詳見《窮查理的普通常識》的P.110)。

蒙格:「很顯然,考慮成本是關鍵,成本中應包括機會成本。當然,資本可不是免費的,很容易算出借貸成本,理論家對股本成本很狂熱。假如你能產生100%的資本報酬率,那麼你就不應該投資產生80%資本報酬率的東西。」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