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充電

《我要成為甜點師!:一個人,從東京開始的追夢旅程》書摘

從製菓學校當夢想起點 適應日本文化是試煉第1步

撰文者:劉偉苓 更新時間:2017-09-11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入學典禮這天,陽光大到我眼睛睜不開。我踏著輕盈的腳步從中野站南口走出來,沿著鐵道,走在前往入學典禮會場的路上,藍天棉花雲快速的翻滾,彷彿也在為我熱烈歡呼。我為了這一天刻意打扮,穿著黑色蝴蝶結毛衣、淺藍色牛仔短裙、白色娃娃鞋。

來到入學典禮的會場,我望了望身邊的人,全都黑壓壓的一片。我眼神熱切的搜尋著新生訓練時見過的同班同學,但我看到的每個人都穿著全套西裝、綁著馬尾,就是沒看見同班那些打扮時髦的日本妹。這時有人從背後拍拍我的肩膀,是同班的山口同學來跟我打招呼,同時還用驚嚇的眼神看著我。這時我才明白,穿著便服來參加入學典禮的我,簡直是個大蠢蛋!


就這樣,在嚴肅且隆重的開學典禮中,我這個外國人打扮得像是要去喝下午茶的模樣,站在黑壓壓的人群裡閃閃發亮、格格不入。

從踏入別人的國門起,就得隨時提醒自己要堅強,雖然每天有好多新鮮的人、事、物可以見識,但是辛苦的時候確實比快樂的時候多。面對人情冷暖,摔倒了爬起來;每天一睜開眼,都得用盡全力活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城市裡,無論大小事都要靠自己。這裡不是天堂,當然也沒有天使,接下來就算要面對辛酸苦辣,也要笑著接受;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向老師鞠躬行禮是到校的首要之務
原生髮色太淡,還需特地染黑才合格
終於到了開學第一天,看著離學校愈來愈近,是期待,也是不安。

想起小學一年級開學當天,我在家門口緊握爺爺的手,緊張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國小老師為了舒緩小朋友們的緊張情緒,還裝扮成可愛的小天使來迎接我們。

我邊走邊想說,該不會等一下校長就會穿著仙女裝在門口跟我們打招呼吧!當然,現實總是事與願違,老師們收起見學時露出的陽光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嚴肅,彷彿感受到「威——武——」的氣息。

學校嚴格要求每位在校生的禮儀,必須在每天一到校先前往辦公室,在門口向所有老師們請安,並且鞠躬行禮。對於身為台灣人的我,怎麼樣都覺得彆扭而無法習慣。日本人真的是全世界最愛鞠躬的一個國家,即使眼睛看的地方不對,就算是鞠了最高敬意九十度的躬,也是失禮的!

我就常被老師說是一隻鴨子,因為不論我鞠多深的躬,視線都還是看向正前方……。

第二件讓我錯愕的是,學校嚴格要求每一位同學的髮色得是正黑色。對於這輩子沒染過髮的我來說,剛開始很無感,還安穩的坐在位子上等老師檢查。誰知道上天竟然還要磨練我,因為我沒有通過髮色的檢查。

我馬上告訴老師,我沒有染過頭髮,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完全無法接受。我的純天然髮色頭一次使我陷入了苦難。我為自己找了十足的不染髮理由,想再一次挑戰看看日本老師的權威。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